吴门户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欧洲科技创投趋势:传统企业急于转型,B、C轮融资阶段较少

传统欧洲企业参与技术风险投资并不新鲜。早在1998年,荷兰壳牌公司就成立了壳牌技术风险投资公司(Shell Technology Ventures),这是一家专注于石油、天然气和清洁能源技术的投资基金。2001年,德国西门子还在慕尼黑设立了加速器西门子技术加速器(Siemens Technology Accelerator),以支持和加速欧洲的一些创新技术项目,这比欧洲风险投资的气候早了几年。

近年来,一方面随着整个科技创新产业的崛起,另一方面,由于传统企业数字化改造的需求,越来越多的欧洲老牌企业开始重视科技创新。这一活动不仅体现在企业自身R&D科研开发投资的升级上,还体现在对新兴科研开发企业投资的增加和两者合作的扩大上。

R&D创新升级

在企业内部建立R&D创新中心是传统企业持续技术创新的常规手段,特别是在电器、汽车、医疗等需要高技术创新的领域。企业本身是整个科技创新生态中人力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例如,德国奥迪创新研究中心(Audi Innovation Research Center)和宝马集团研究创新中心(BMW Group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Center)拥有悠久的研究创新传统,并与学术研究机构有着广泛的合作。

近年来科技创业的兴起鼓励了传统企业在政策层面开展更积极的研发活动。例如,英国、奥地利和法国对R&D、挪威、爱尔兰和瑞士实施了优惠税收政策,为创新的R&D项目提供了奖励,德国、荷兰和比利时为企业的R&D支出提供了直接减免。结果是立竿见影的,主要企业对创新的投资越来越多。德国拜耳集团2016年共聘用15,000名研究人员,研究基金为46.6亿欧元,占同年销售额的9.8%。根据德国联邦对外贸易投资署的数据,自2005年以来,德国在创新研发方面的支出逐年增加,2015年达到870亿欧元,占当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88%。芬兰、瑞典、丹麦和奥地利的比例甚至更高,其次是法国和英国。

然而,即使有这样的研发投资,传统企业仍然不可避免地受到最新技术企业的影响。例如,汽车行业不再局限于宝马和奔驰,科技企业特斯拉,拜耳和巴斯夫不再涉足医疗领域,科技企业谷歌医疗(Google Medical)。“德国所有的老牌企业都是传统的经济模式和过时的组织结构。重大创新变革需要内部多层次的讨论和说服,需要很长时间,”德国media.net柏林勃兰登堡董事会主席安德里亚彼得斯(Andrea Peters)在向我解释德国老牌企业的现状时表示。“相比之下,特斯拉和谷歌的颠覆性创新要快得多。他们所做的是一场“站起来”的运动。对于传统的老企业来说,他们需要经历的是一个从“解体”到“站起来”的过程。

合作加深

欧洲科技初创企业的快速增长也让他们更加关注,行业内新老企业之间有意义的合作也在不断增加。2016年10月,德国安联与柏林金融技术项目N26建立了分销合作关系。同年11月,法国雷诺与巴黎的计算机视觉项目Chronocam达成技术合作。今年,德国的欧宝和巴黎的共享经济项目布拉卡尔(BlaBlaCar)也成为了销售伙伴。双方的合作也成为老牌企业进入科研领域的一种方式。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参观过的许多欧洲孵化器和共享创业空间都致力于加强与传统企业的联系,我在钛媒体第《融资困境、人才短缺,欧洲科创小国正面临重重困境》条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卑尔根技术改造中心在充分发挥Nyskapingsparken孵化器功能的同时,开发了另一个共享工作空间。它将传统产业分为多个部门和区域

此外,如果你仔细研究宝马研发创新中心和保时捷数码的当前运营情况,你会发现它们不再是内部创新中心,而是一个开放的创新平台。一方面,它吸引了最新的技术和创造力,以促进其产业链的更新和迭代;另一方面,它也大力支持开办小型企业的想法,这增加了在时间和空间上开办企业的可能性。不久前,这种合作出现了新的方向,打破了单一行业内的合作。

本月初,保时捷数码(Porsche Digital)和德国最大的出版集团阿克塞尔斯普林格(Axel Springer)刚刚宣布联合建立一个新的加速器项目,以吸收这两个行业的创新和创业项目,加速90天。根据保时捷数码首席执行官希洛科斯洛夫斯基(Thilo Koslowski)对汽车行业的展望:“汽车是移动终端和信息接收终端.保时捷的创新方向是将更多生活方式元素融入保时捷提供的服务中,例如,收集用户的日常兴趣和习惯,并适时向用户推荐最有用的信息。“这样,两个不同领域的创业项目可以用来探索新的应用场景,拓展创新和发展的方向。更重要的是,这些新成立的企业可以在加速器后面获得两家已建立的全球企业的全部工业资源。

Cochrane Investment Plus

早些时候,当我与硅谷风险资本融合基金创始人张璐谈论Cochrane欧洲时,她还特别提到了许多老牌欧洲公司在整个欧洲Cochrane生态中的作用:“欧洲有许多大型家族企业,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老钱。一旦他们开始关注这个创新市场,那么多年的经验、资本积累和资源积累将是这些创新企业的巨大财富。资金流入并带来工业资源。这与我们的硅谷不同,硅谷是一个纯粹的投资资本。“

注资是过去两年欧洲老企业进入科研机构最明显的发展之一。我们之前提到壳牌和西门子是这一领域的先锋。此后,整个市场仍然经历了长时间的沉默。近年来,大量传统企业开始陆续进入市场。例如,2014年与即插即用技术中心合作建立加速器的出版集团阿克塞尔斯普林格(Axel Springer)和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创新加速器前沿的啤酒集团喜力(Heineken),每股投资至少50,000欧元。

今年3月,德国家电制造商米勒(Miele)也成立了投资基金米尔风险投资公司(Miele Venture Capital);5月,宜家和rainmaking在瑞典联合成立了宜家Bootcamp等创业加速项目。与此同时,收购也有所增加。根据dealroom.de今年的数据,法国金融技术项目compte nickel于今年4月被法国巴黎银行收购。德国戴姆勒还收购了flinc,一个共享汽车应用的社区。与此同时,今年参与收购初创企业的老牌公司包括德国的马牌和瑞典的沃尔沃。

欧洲老牌企业对科技创业的投资基本上对该行业有非常明确的定义,要么是为了利用新兴科技创新,要么是为了投资后商业合作的战略考虑。例如,德国拜耳集团开放创新的所有孵化和加速项目都明确界定了农业和医疗领域的限制。Miele的投资还侧重于能够为其产品、服务、价值链、商业模式或制造流程提供创造性解决方案的初创项目……对于初创企业而言,这一重点还能使它们更有针对性地获得行业资源并确定合作方向。

以西门子技术加速器为例。西门子本身在电子、医疗和工业基础应用领域。因此,其投资企业包括清洁技术项目EnOcean、医疗设备项目Sphere Medical、工业应用项目Symeo等。其中,爱丁堡派瑞斯公司的红外传感器项目已获得50万英镑至400万美元的持续投资

但同时,笔者也发现这些传统企业的投资仍处于融资的早期阶段,投资额也在数百万欧元左右。欧洲在整个风险投资生态中最缺乏的是第二轮和第三轮融资阶段,这也是许多欧洲高质量初创项目将流向硅谷,在某个阶段继续发展的重要原因。如果这些古老的传统企业能够在中后期积极参与初创企业的融资,并进行更深层次、更务实的合作,它们应该成为许多欧洲初创项目扩张的机会,也是缓解欧洲融资缺口、改变整个欧洲科技风险投资格局的关键。

最后,虽然越来越多的老牌传统企业进入欧洲,但在欧洲漫长的历史中注册企业的数量仍然微不足道。在当地,南欧已经成为这一趋势的落后者。甚至人们都忘记了意大利仍然有像法拉利、普拉达和费里罗这样著名的百年基金会。在这个行业中,食品和时尚行业很少相匹配。他们可能较少受到科学技术的影响,但现在从生产加工到销售平台,科学技术对食品和时尚产业链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投资者张璐有句很好的话:“很多时候你拥抱新事物,你就需要放弃旧东西,传统企业也在权衡不值得牺牲的价值。但是,在未来的十年里,我坚信科学技术必须成为主题,拥有巨大智慧的家庭一定会在一定阶段实现这一点。”在这场科技创新的浪潮中,这些已经成功了几个世纪的老牌传统企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本文从钛媒体开始)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



吴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westagr.cn 技术支持:吴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