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门户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阿莫西林们”的全国砍价战 药企降价风暴再袭来

全国范围内的“阿莫西林”降价战和医药企业的降价风暴再次来袭

■本报记者于从北京报道,2020年医药行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第二轮大规模“团购”国家级药品的开通,全国范围内药品征集件。

2019年12月29日,上海阳光采购网宣布将开展第二批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今年1月17日,共有33个药品品种和50个产品规格将在上海开业。预计药品价格将继续大幅下跌。

新一轮集中采购政策已在许多地方更新。随着相关政策更加系统化,医疗改革进程进一步深化。

药品价格持续下跌

回顾中央医疗改革的历程。2018年底,首批“4 7”药品采购启动,在北京、天津、广州等11个城市(以下简称4 7个城市)进行试点。25种获奖药物的平均降价幅度为52%。从2019年9月起,获奖药品将从11个试点城市扩展到全国,25种获奖药品将在原降价的基础上平均降价25%。

与第一轮有数量的采购相同。通过预先指定公立医院药品的采购数量,各生产厂家进行报价和议价,最低价中标,实现量价交换。不同的是,本轮入围企业数量大幅增加,不再局限于3家。如果申报企业的数量等于或超过9家,入围企业的最大数量可以达到6家。同时,本次集中采购首次设定了最高有效申报价格,相当于为企业报价设定了“上限”。虽然最高有效申报价格尚未公布明确的制定原则,但基本上不高于当前市场的最低中间价。分析人士表示,这意味着,与“47”试点项目和上一轮全国集中采购相比,降价幅度更大。

事实上,在第二轮集中采购政策出台的那个月,医药公司积极降价的帷幕已经拉开。海南、江苏、浙江、甘肃、贵州等省相继宣布自愿申请降价的常用药物,涉及数百个品种。其中,根据海南12月16日发布的通知,在降价的149个品种中,许多大品种甚至降价90%以上。

根据最新规定,如果全国实际选择1-3家企业,它们可以在第一年分别垄断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60%和70%。如果全国实际选定的企业数量为4家或更多,它们将在第一年以商定购买量计算基数的80%分享市场。

在品种方面,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华夏时报》,他达拉非片、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和安力申坦不在新的国家健康保险目录中,但被纳入国家批量采购范围,这意味着国家联合采购的趋势已经从健康保险控制转移到患者需求。同时,阿比特龙、阿卡波糖、克林霉素等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的品种也被列入其中。

阿莫西林和格列美脲是目前33个品种中最符合条件的仿制药公司,分别有8家和6家对应公司。据不完全统计,恒瑞医药、中国生物制药和复星医药品种最多,达3种以上。

与之前在网上传播的35个品种相比,二甲双胍口服缓释剂型和二甲双胍缓释剂型在这一轮药物列表中缺失。北京医疗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石立晨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甲双胍没有进入本次集中采购的范围。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因为这种集中采购,加上上次集中采购总量小,以及国家集中采购的日益系统化建设,将导致进口药品数量增加,将来可能进入。”

记者发现了那个测试

此次医药界洗牌下的“一大批企业正在探索转型,优化产品结构,哪些应该重点研发,哪些可以购买,哪些业务单元需要重点关注.当然,转型企业的数量高达30%,其中大部分还是“蒙古”。观望心态尤其严重。政策辐射范围内的市场不参与,只在政策范围外运行。因此,该行业企业的淘汰将在未来3-5年内加速进行。”石立晨对2019年政策冲击下的医药圈发展大局深有感触。

在国内医疗改革的冲击下,不同分行业的制药公司都有自己的谋生之道。

和去年一样,本次集中采购受益的企业主要是整合原材料的企业,包括京信制药、华海制药、海正制药、齐鲁制药等。

关于原医药研究企业的角色,石立晨告诉记者《华夏时报》,原医药研究企业的原料是全球采购的,在与国内仿制药企业的竞争中不一定会吃亏。与此同时,大多数非专利制药公司已经展示了它们的原料药。

此外,在国内市场,仿制药将不可避免地逐渐取代原来的研究药物。许多企业已经将目光转向海外,但通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标准审查也是一大障碍。

在员工层面,无论企业规模大小,2019年全年的人力变化都会不时被报告,而医疗代表的裁员也很常见。对于这一现象,史立晨表示:“营销模式需要转变,但企业并不清楚情况,正在盲目裁员。他们真正应该做的是优化组织结构和人员配置,同时优化业务结构,剥离不重要的业务部门。大量采购并不意味着不需要销售人员。”

何认为,未来医药代表行业将会有明显的分化,比如区分学术、商业和草根阶层。“进口药品只有33个品种,占中国药品总供应量的比例太小。许多企业没有参与这项政策,所谓的"大规模裁员"的数量有限。与此同时,企业越来越关注政策之外的市场。这一领域的药品价格可以独立控制,人员是必要的。”

随着药品加成的取消和“两票制”的实施,医疗改革不断深化。现在,由“一致性评估”领导的全国范围的收集仍然由非专利药物主导。从第一轮实施的效果来看,它为患者提供了更好的质量和更便宜的药物,同时减轻了医疗保险的负担。从2020年起,“量入为出”和“全民医保准入谈判”仍是医疗保险部门努力降低医药企业价格和医疗保险基金“以鸟换笼”的重要政策措施。



吴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westagr.cn 技术支持:吴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