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门户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汪德华:养老金改革要将收入再分配和强制储蓄分开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汪德华

王德华

新浪财经新闻12月30日报道,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和长江养老保险有限公司联合主办、香山财富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协办的2019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在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王德华出席论坛并就老龄化和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发表演讲。

王德华说养老金改革应该非常注意将收入再分配功能和强制储蓄功能明确分开,这是许多国家可能没有注意到的,也是问题的根源。此外,他强调,老龄化社会中的“工资税”养老金融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

以下是演讲的真实记录:

王德华:谢谢组织者的邀请。郑的养老金报告确实很有影响力。我今天早上在这里开了一个会。两个人问我是否可以把报告寄给他。影响非常大。我今天报告的内容想向你们介绍我思考多年的想法。刚才听了朱教授的介绍,我觉得和我的想法很相似。

首先,我想谈谈如何从整体上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今天的报告是一个非缴费型养老金体系。刚才还介绍了一些国家是包容性的,一些国家是收入歧视性的。所以我在想,这真的取决于整个养老金制度,包括每个具体的制度设计。我想让我们拿养老金怎么办?回到这个基本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是,政府实际上应该在管理养老金制度方面履行两项职能。第一个功能是强制储蓄。我们希望每个公民都能为他未来的老年生活存些钱,以满足他未来生活的需要。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收入再分配的功能,它来自我们的价值观、价值体系和共同的人类情感。我们必须解决这两个问题。

关于第一个方面,强制储蓄,包括目前听到的许多说法,中国人似乎没有为老年人的未来生活存钱。事实上,我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因为我们中国人最喜欢存钱,但是你为他安排的退休金账户里没有。中国的居民储蓄率,你能说储蓄的钱不是为老年人的生活准备的吗?他也在为自己的生活做准备,所以设计我们的系统很重要。我认为朱教授刚才说的也很重要。这两种功能应该明确分开。在许多国家,包括中国,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没有明确的分离,每个人都会认为所有的资金都会被重新分配。他会从我这里拿钱去帮助别人。他不希望别人拿钱来帮我,也不会这样想。因此,我认为系统设计的基本出发点在功能方面需要澄清。

第二个方面,包括养老金制度的改革,包括制度的设计,可能需要注意两个方面。首先是政府的观点。政府应该照顾老人。刚才,王先生说超过60%的中国人希望政府帮助他们。政府赚不到钱。政府也不同意让中央银行印钞。因此,政府只是一个搬运工。在处理过程中保持财政的可持续性非常重要。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一方面,水平应该合适。我们应该谈谈替代率的概念。另一方面,我们应该鼓励一体化。系统中的每个人都愿意参与。现在人们已经存了很多钱,但他们不愿意把钱存入你为他设计的养老金账户。

此外,老龄化,包括中国,所有国家都有不同的养老金制度。事实上,养老金制度主要是缴费型的。我生于经济学,我的观点是这是一种“工资税”。你的工资收入作为它的税基,并按一定比例征税。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从理论上可以看出其悖论。宏观经济学有一条定律。卡尔多提出了卡尔多的一个典型事实。国民劳动收入的份额基本相同。劳动收入的份额是多少?我们的系统设计是工资税的税基。税基份额基本相同。这表明从2004年到2016年略有下降。当我昨天准备的时候,我看了1970年到现在的日本和韩国。份额基本稳定。原因是什么?似乎也没有解释,但作为一个经验观察,可以看到,它已经经历了70至80年的考验,并建立。从过去的历史经验来看,我们将来可能会采用收费制,其税基份额基本稳定。但它面临一个问题。老龄化的挑战是什么?老龄化人口所需的养老金融资份额将大幅上升,因为老年人越来越多,而且他们的生活水平仍在提高。税基是固定的,份额是固定的。如果养老金中需要支出的部分急剧上升,我该怎么办?我认为从理论上来说,简单地说,它迟早不会起作用,而且这种融资方式从长远来看不太可能是可持续的。如果你这样玩,你必须提高付款率。从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来看,提高支付率也会对劳动力供给和经济增长产生强烈的负面影响。在最近一轮金融危机之后,许多国家的经历都是一样的。

我们仍然要面对未来,现在所有的国家实际上都面临着一个问题,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事实上,人工智能现在很少被国内学者讨论,但是美国的很多学者都在期待这件事,人工智能时代对劳动力的需求,劳动力收入的份额会如何变化?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人工智能时代可能会进一步恶化,经济劳动份额的趋势也可能会下降。换句话说,税基应该减少,而不是像卡尔说的那样。在新的情报时代,朱教授刚才讲得很好。在人工智能时代,人们的工作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前一个单位不存在。依靠单位和组织的贡献系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何组织它呢?我认为这是我们期待衰老和人工智能的时代。养老金制度的设计有可能得到全面考虑。

几位专家刚刚做得很好。我认为我们应该指出一件事。谭院长刚才说,现在还有1亿人没有参保,但现在每个人都有年金。如果没有保险,1亿人没有达到退休年龄。只要他们达到退休年龄,就有养老金。我们采用两种制度,两种人群,一种是居民养老保险,另一种是职工养老保险。我个人欣赏居民养老保险的制度设计模式。这与我先前所说的一致。它明确划分了收入再分配和强制储蓄的功能。现存的问题还不够。它的推广速度很慢,在适当的层面上做得还不够。然而,在我国职工养老保险中,显然是强制性储蓄和收入再分配的结合。每个人都认为这是收入再分配,每个人都不愿意。政府给我的少,我付的多。过去,我们还设计了一个个人账户,最初要求他进行强制储蓄,但后来两者交织在一起,根本没有分开。这是我们目前的情况。

我不会详述其他问题。我们在改革中也面临许多问题。例如,现在养老金制度未来的资金缺口非常难以承受,因为我们知道郑先生在2019年4月做了一个报告,引起了舆论的极大震动,很多人对政府施加了很大压力。然而,这个事实是存在的,没有人能否认这个客观规律。

此外,协调水平低不仅体现在一些地方的支付困难上,更重要的是,可以看到许多地方政府的道德风险行为增加了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这个问题影响深远,可能不会被人们感觉到。从被保险人的角度来看,也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我一直有重组养老金体系的想法。具体表述与朱先生刚才介绍的非常相似。第一种是利用增值税等间接税来资助建立覆盖所有公民的国家养老金计划。目前,缴费型养老金,即职工医疗保险,应取消收入再分配的功能,尽可能进入所有个人账户。还设计了合理的系统转移接续方法,实现了系统的平稳过渡。

具体内容反映在2017年《《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我们建议在国家养老金计划中明确适用固定比例的增值税。应该说,这份报告最初是在2009年提交的,当时傅主任还是该部的副主任。当时,我们向他提交了这份报告。当时,我们提出我的想法是将增值税率提高几个百分点,然后将这一部分用于国家养老金计划。然而,十年后,增值税率不但没有改变,反而下降了。总体思路是利用增值税为这一部分设立相应的待遇,覆盖农村老年人。不同群体之间的收入可能略有差异。职工养老保险现行缴费率也有所下降,全部转为个人账户。具体内容请参考我的文章。

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在这一变化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有了明显的改善。这条线是当我们不进行任何改革时,我们可以看到未来中国养老金制度的年度资金缺口。这种改革有什么好处?一方面,刚才老朱也说了。事实上,它是以最快的速度、较低的管理和实施成本,为所有人实现合理、可控的养老保障。此外,这是针对分散模式,现在中央政府已表示,它将制定总体规划。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因为许多不支付费用的国家使用一般税收来做到这一点,为什么不使用部分增值税?有经济方面的考虑。从养老金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可靠的税收基础。在所有税收中,增值税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我们可以在未来几年稍微提高比例,但防止民粹主义养老金增长过快非常重要。没有办法退还养老金缴款,因此在国际竞争中的优势显而易见。具体来说,它还可以调整国民收入格局,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这没有详细解释。在这里,我想提出一点。我们现在正在推进的左右资产转移仍需继续推进和加强。

摘要:1。养老金改革应高度重视收入再分配和强制储蓄职能的明确分离,这是许多国家可能没有注意到的。这是问题的根源,如果解决得当,就不会有问题。

2。在老龄化社会,“工资税”养老金融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就我个人而言,我甚至猜想当前的工资税融资方法是一个历史错误,但当需要养老保险时,没有其他方法可以选择,所以选择了这种方法。然而,如果从本质上分析,这种方法无论从公平性还是融资能力来看都不是一个好方法。现在我们的问题是,强制储蓄和收入再分配没有分开。有人建议将支付转变为个人账户体系,收入再分配和强制储蓄可以完全分开。

谢谢大家,这就是我要报告的全部。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记录均为现场速记,未经发言人审阅。新浪网发布这篇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其观点的认可或对其描述的确认。



吴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westagr.cn 技术支持:吴门户网 | 网站地图